新版发票

陈裕光家族传承:家族信托+家族会议 家族传承 陈裕光

编辑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9-2 23:19:41
内容摘要:   本报记者 刘振盛 上海报道 香港大家乐集团(00341.HK)主席陈裕光时常自比“农夫和渔夫”。在人生上半场,即过去30年他的精力放在打理家族企业,通过不断改善“工具、生产效率、土地”等管理方法耕种土地。 而2011年12月卸任首席执行官后,
  本报记者 刘振盛 上海报道   香港大家乐集团(00341.HK)主席陈裕光时常自比“农夫和渔夫”。在人生上半场,即过去30年他的精力放在打理家族企业,通过不断改善“工具、生产效率、土地”等管理方法耕种土地。   而2011年12月卸任首席执行官后,他开始进入下半场的“渔夫生活”。自由寻找有价值的事业领域、授人以渔——这是他自认为渔夫生活的两大特点。于是他将很大精力放在一个“新事业”:用私人财富创立家族传承学院。   对于从事家族传承相关的事业,陈裕光自身有很深体会和经验。因为大家乐集团创立于1968年,创始人是陈裕光的岳父罗腾祥,1986在香港联交所上市,目前是全球较大的中式连锁餐饮集团。   1984年,他受岳父邀请加入大家乐集团,1989年出任行政总裁一职,并从2012年4月起,以非执行董事的身份执掌董事局主席一职。目前首席执行官一职由罗氏家族成员、时任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的罗开光接任,罗是创始人罗腾祥之子。   陈裕光认为,与欧美家族已达到知识教育层面的传承不同,内地的家族传承主要还处在低层次的财富传承。另外通过建立家族议会的方式,也可帮助家族多代成员之间的沟通障碍。   盖房、教书两件事   卸任首席执行官一职后,虽然陈裕光仍会参与上市公司的企业策略、内部管理、审核等方面工作,但是日常的管理工作已大大减少。于是在人生的下半场,他打算实现一些小时候的梦想。   陈裕光曾在香港、加拿大的政府机构担任专业城市规划师,目前也是这两个地方的规划师学会会员。盖一栋物业是他正在筹划的事情,并将地点放在了广州。也正是由于城市规划师的职业习惯,喜欢考虑未来5-10年内的事情,于是从事家族传承教育成了他要做的第二件事情。   目前他在家族传承业务重点放在内地、香港两地,主要以中小家族企业为主,尤其是正准备上市的。在他看来,内地面临的企业传承问题较为严峻。“我看过一份研究报告数据,未来5-10年是内地企业传承的关键期,约有300万民营企业家要解决这个难题。”陈裕光说,同时内地的家族传承又面临新的难题。   首先内地家族传承的经验并不丰富,属于低层次的财富传承,而欧美很多家族已经传承5、6代,达到知识教育层面传承。这就需要借鉴国外的经验。   “传承有‘五位理论’,由低至高分别是:财富传承、企业传承、家族价值观传承、成员关系维系和知识传承。”他补充说。   其次中国家族会深受儒家思想影响,所以传承的家庭价值观等也会出现新的特点如重男轻女、论资排辈、尽孝道等。虽然私人银行、保险公司、律所等在金融、法律等方面很专业,但无法填补家族价值观、家庭关系教育等空白。   在他看来,很多传承失败的案例,问题往往来自于家族价值观、成员关系。他曾经接触过一个案例:父辈已经60多岁,有5个厂,近10万工人,想直接把担子交给26岁的儿子,但后者却因为压力非常大,并不愿意接手。因为各方眼光都放在他身上,做得像父辈成功会被认为理所当然,否则就得背上“败家子”名声。   再者从第一代传承至第二代,代沟难以逾越。体现在内地第一代企业家打拼30多年后,难以完全放手企业的控制权,而二代却未必能认同父辈的价值观。   陈裕光接触众多“企二代”后发现,他们最关心的话题是,接班后能否真正掌握家族企业的主导权,实现自己的存在价值。除了接班外,企二代还喜欢通过创业、慈善等方式寻找自己的存在价值。   譬如,陈裕光的儿子并不愿意从事家族快餐业务,所以到上海成立面包连锁店,女儿则是餐厅设计师。“我也很乐见这一切,既传承家族的企业精神,又可开拓新的领域。”他说。   对于内地家族传承,他给出的建议是,首先内地企业家不应只花大量精力打拼事业,而忽略家庭关系以及对二代的言传身教,目前这个问题更为重要;其次,要尽早培养下一代对家族企业的归属感,不应等到子女近30岁时才仓促交班。   家族信托+家族会议   在陈裕光家族传承上,财富方面主要通过家族信托等金融工具,软性的传承使用家族议会,每两个月开一次,设置议程、报告等。以此强化家庭成员的关系,解决不同成员之间的代沟。   他接触许多企二代后,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:即在给第一代、二代进行交流培训时,对方往往都提到希望下次能将各自内容也告诉子女或父辈。这说明两代之间的想法还有明显不同,需要中间人从中协调。   “除了单独沟通外,欧美家族还会家庭议会的模式,包括完整的章程、报告等,将沟通更加明示、透明化。”他介绍。   另外,随着家族的代数、成员不断增加,如何帮助家庭议会培养家族领导人,也将成为传承的关键。最近陈裕光接触了欧洲的一个家族,源自19世纪,现成员共有600多人。每年一次的家庭大聚会,各个成员都想法各异,有些想要分钱,有的希望企业继续发展,还有的想做慈善事业,协调这些成员的关系也并不容易。   “工商管理学院专注培养企业领导课程,但是对于至少四五十人的大家族,家族领导人培养就非常重要。因为涉及到血缘关系,它的管理哲学要比企业管理还要高深。”陈裕光感叹。
你可能也喜欢: